【巍澜】 人间事 (中)

•原著AU,时间线在番外之后
•短篇甜饼,拒绝剧版SE,一起去蜜月旅行吧
•只想看他们从此以后无忧无虑的活在这烟火人间

被lo的限流搞到崩溃……

此后几天,两个人就像再平凡不过的一对爱人那样,按部就班的对着旅游攻略一个一个景点的打卡。他们单独留出了一整天给省博物馆。龙大放假的时间很早,他们到处闲逛的时候对大多数人来说正是一年中最焦头烂额的年终修罗期,因此正赶上了省博罕见的淡季,以往被密密麻麻的中外游客和旅游团塞满的大门口里竟然还显得有些空落落的。赵云澜明目张胆的把手揣进沈巍大衣的口袋腻歪,幼稚的非要让沈巍牵着他往前走。

他们在前台租了语音导览,但进了展厅就发现根本用不上。镇魂令主天生一双阴阳眼,上辨鬼神,下识巫妖,大不敬之地生出的鬼王更是横行阴阳两界之间,因此他们眼睛里看到的展厅自然和寻常人大不相同。

那些少说成百,多则上千年的文物,但凡是能保存至今,还被请进橱窗展柜的,基本上各个都成了精,尤其年龄越小的越能闹腾。赵云澜不走寻常路的要倒着逛,结果还没进第三展厅,老远就听见里面叽叽喳喳闹成一团。

“你看过博物馆奇妙夜吗?”若没有沈巍,赵云澜这辈子恐怕去殡仪馆的次数都多过进博物馆的,头一次碰上这种场面,心有余悸的感慨幸亏没赶上平时,否则再带上游客的动静,他能被吵得原地投胎,“估计你也不是会看这种儿童电影的人,走吧,给你补个童年,今天就当带你看现场版了。”

墓葬里带出来的东西大多阴气重,沈巍不想给赵云澜沾惹麻烦,因此在大门外便前捻了个诀隐去二人气息和身份。这会倒是排上了别的用场,倘若真的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去,按他二人如今新神圣的地位,光坐着接受朝拜就得坐到假期结束了。

厅内人形陶俑极多,原模原样的照着诞生时被赋予的外形和性格,在厅内演出各种情景剧。牵着骆驼的啪嗒啪嗒走过去,不留神踩了女俑的纱裙,胡人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哪门子番邦语。原本就一个赶着一个的像表情包,动起来更是喜庆的不行,赵云澜从进了门开始就笑个不停,最后更是挂在沈巍的背上直不起腰来。

尤其有一个白釉黑花的美人枕,也不知道哪里戳中了赵云澜的笑点,他非要说这个和大庆的卧姿有八分相似,拍下来传进特调处的群里肆无忌惮的哈哈哈,气的大庆转身从阳台上一个平沙落雁,压折赵云澜一片小菜苗。林静从照片里得到了新的灵感,扛着他的长筒炮单反打算尝试着拍一组新的大学城九号特辑,让楚恕之给绑在了凳子上。

只有祝红,不知是以何种百味交杂的心态,看出来了赵云澜个闷骚秀他男人的真实意图。那张照片角落里,沈巍背对着镜头在看另一个橱窗,室内暖和,他就把大衣脱下来,工整的叠好搭在一边的手臂上,而里面那件羊绒背心,祝红上个月才在赵云澜身上看见过。更令人崩溃的是,沈巍的后脑勺上扎着一个小揪揪,敢在这位太岁头上动土的也只能是赵云澜这个不要脸的男人。祝红觉得,沈巍这辈子唯一会对赵云澜坚持的底线,恐怕只剩下在床上的上下这一条了。迟早要让沈教授干的下不来床,肾亏的死基佬。

精怪和人一样,年龄越大就越是沉默,他们走进第一个展厅,先秦的遗物们沉睡的地方,安静的几乎没有半点声响,只有从它们身上散发出的柔和的光晕,如呼吸一般一明一暗的起伏。直到二人走到一枚玉璋前,那光芒突然一阵大盛,继而化作一个白胡子老头的人形,遥遥冲他们行了跪拜的大礼。

“以苍壁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沈巍低声道。

“是祭山用的白琥吧?”赵云澜问。

沈巍点头称是,而后两人一起对老头颔首示礼,待他们转身离去后,光芒才又收敛成一束,溶进玉璋中。

“怎么独那老头能认出我们来?”出了展厅,他们找了角落一处长凳坐下休息,赵云澜便闲聊似的问起方才的事。

“此事说来有些话长,”沈巍拧开矿泉水瓶,将水倒进杯子里,微微晃了几圈,待水温热后把杯子递给了赵云澜*,“自蓬莱之后,待大洪水褪去,人族重新回到大地上,其中有一支迁居至神木,在此世代繁衍。其先祖感念你当初救世的恩德,就用昆仑来指代王城。而后又数代,出了一位首领受巫族遗脉蛊惑,妄图以人祭窥探天命,结果招来雷霆之怒,险些亡族灭种。我带了神农药钵来,让他以礼乐为媒传道开蒙。余下的族人循周礼用白琥西向祭山,我继承你大荒山圣的权柄,凡是此类祭祀我皆会有所感应。如今你以昆仑的身份觉醒,他自然也是识得你的。”

“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去请了那药罐子来?”

沈巍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轻声说了两个字:“昆仑。”

只因他们还记得你的名字,还记得你的牺牲。

沈巍说完,赵云澜便懂了,只觉得小美人长成大美人后,愈发懂得如何往人心上戳。沈巍不喜欢听他不知糊弄过多少人的花言巧语,他也不打算说,飞快的环视过四周,确认过周围没有碍事的电灯泡后,他拽着沈巍的领子,一口亲了上去。

那两个字就能换他承下如此大的人情因果,这么好骗,被人拐跑了可怎么办。可再一想,他千万年来可不就只能抓着这两个字的念想吗,赵云澜心下一阵酸软,唇舌上便愈发放的轻柔缠绵。

沈巍被他这一下惊得险些从长凳上跳起来,光天化日下,公众场合,这实在有点太过于挑战他君子端方的人设。他刚打算挣扎,赵云澜却先放开了他,额头抵着额头,双手捧在他耳边,近乎叹息一般,低声轻轻唤了他名字:“小巍啊……”

接着又落下一吻在他额头上。沈巍彻底僵在了原地。

————————————————
*出自《周礼·春官》,原本的展品是五孔青玉璋,为了对应文中内容改成了白琥。
*来自于原文,赵云澜真的是被沈教授宠到没边了。
*那支人族的聚居地原型是石峁遗址,故事是我乱编的。
*文博相关知识一半来自于我在陕博做讲解的cp,谢谢她陪我开脑洞,一半是我瞎改的,经不起考据,错的都是我的。

评论(8)
热度(45)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