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M无差]Like Magic 06 (HP Paro)

  • 上节 05

 

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发出回响,入夜以后风吹的人更冷了,他们找了个避风的角落,Eduardo拢紧了自己的袍子,怀揣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心情体验了一次长发的保暖效果,比帽子强了不少。

“你说福灵剂怎么了,Mark?”

“记得上次我告诉你,福灵剂理论上一定可以做出来,现在只是缺少了某种关键成分的事吗?”

“对。”

“你借给我的关于魔药成分的那本书上,提到了一种古老的理论。它认为魔药材料有一种最基础的性质,正面或是负面。按照这个,我看过现存的配方,它们和理论上差距最大的地方在于,理论上的福灵剂应该是完全充满了正面的力量,一种祝福,光明,甚至是让愿望成真的助力,而现在的配方做出来的成品并没有这么强力的效果,并且维持的时间也非常短暂,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猜想不是吗?”Mark不自觉的提高了语速,声音因此而有些尖锐,他紧抿着唇角抬高了下巴盯着Eduardo,眼神看上去几乎有些攻击性。

Eduardo飞快地眨了眨眼睛,“我在家里的书上见到过这种理论,但因为记载的非常少,所以现在几乎不再被提起了。作为参考,的确有可行性,可是即使是缩小了选材范围,还是有太多可能。”

“所以我需要你Wardo。”

“我在这儿。”Eduardo下意识就回答了他。

“不,我是说我需要你,一些古老的魔药学藏书只有在非常传统的巫师家庭才有,并且我需要你帮我弄到一些珍稀的魔药材料。如果我们能成功,那这份完整的配方……”

“会值得我们骄傲一辈子的。”

“正确,”Mark点头,他看起来甚至有些僵硬“所以,你怎么说?”

“让我们试试看。”

Mark没有说话,但放松了下来,他看着Eduardo然后小小的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手臂,Eduardo回应地握住了那只手,因为惯常使用小刀切割药材而在指腹生出了薄茧,但是温暖。

“嗯……”Mark缩了回来,“事实上我本来打算今天早上告诉你,但因为那只该死的博格特,你知道的。”

“不用为它担心,好吗,Mark。”Eduardo的声音总是柔和的。

其实早上小小的插曲到现在已经不再对Mark产生什么影响了,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着迷的福灵剂上,但是他刚刚就是下意识的想说点别的什么,说完以后他就为自己的不明所以感到愚蠢。

“好吧,嗯,事实上我没那么在意。你要加入对吧,我,Dustin和Chris。这会很有趣。我们会成功的。”该死的,Mark想。

“放轻松点儿Mark,我知道这主意棒透了,”Eduardo笑着,“如果我们成功了,你不知道这对我爸爸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一直如此。Daddy issues。”Mark飞快地说出口。

Eduardo的嘴角落了下来,他看了Mark一眼,而Mark沉浸在某种他不了解的情绪里。他把视线从Mark脸上移开,错过了Mark突然看向他的眼神。Mark觉得像是有人突然给这里来了一个静音咒,或者抽走了小范围的空气。

Eduardo的喉结上下滚动了那么几下,在Mark说些什么之前,开口道:“你知道我的博格特是什么吗Mark?是我父亲。我毕竟是个斯莱特林。”他避开了Mark的眼睛,声音比之前黯了些,“我答应帮助你,我会信守承诺。晚安好梦。”

Eduardo离开了,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响,入夜以后愈发冷了。

 

“确定没有遗漏?”Chris眯着眼睛坐在寝室窗台上,面前漂浮着一页羊皮纸,一只羽毛笔在上面刷刷地记录着什么。

“我确信你的速记羽毛笔已经记下了我说的每一句话,包括标点符号。”Mark面无表情,扒拉着自己的头发,它们在Chris的帮助下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如果Eduardo在这,那么他肯定知道这样的肢体语言代表Mark正经历着少见的无措。

Dustin趴在床上翻了个身,仰面对着床帐内的星星,在里面找着熟悉的星座。从昨晚回来开始,Mark就不对劲,他抓着Chris和自己要求他们帮忙分析昨天晚上的事件中的每一丝不正常因素,对,不正常因素,非常的Mark。

“我在短时间内分别经历了紧张、放松、混乱、尴尬……还有畏惧……这一系列心理活动,我确信通常我能进行非常有效自我管控,保证自己的稳定状态,所以这种快速变化对我来说是不正常的。”Mark把飞镖尖端捏在右手,另一端随着他在屋内来回踱步不断敲打在左手手心,让人跟着揪心他会不会在下一秒把飞镖投掷出去。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有很强的控制欲Mark?”Chris牙疼似的拖着腮帮子。

“有,Wardo告诉过我。这就是我感到不正常的原因,因为我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Mark理所当然的回答。

“所以你现在非常暴躁。”Dustin又把自己翻过来。

“不,我感到暴躁不是因为失控,而是因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对自己失控,”Mark停住步子,“还有Wardo。”

“你的控制欲已经延伸到Eduardo身上了吗?我为他十分担忧。”Chris目光放在记录着Mark对昨晚回放的羊皮纸上,“为什么你会直接说到Daddy issues?”

“因为那是事实,而我当时正为自己的混乱感到不安,所以回答是出于潜意识。而且我觉得大部分斯莱特林都有这个情结。”

“但是你让Eduardo觉得很难堪。”

Mark没有说话。Chris觉得这事很难一刀划定黑白是非 ,他心里明白Mark是对的,Mark有着一般人没有的敏锐和坦率,他的聪慧让他大部分时候站在远处观察而不是走近体会,他的坦率带着一种不自察的骄傲和优越感,Eduardo欣赏这些,于是他纵容Mark,本质上他和Mark是相似的,同样的聪慧和敏锐,但是Eduardo比Mark站得更近,就像在一场飓风里,Mark是那场飓风,Eduardo像了解飓风一样了解Mark,他站在了风眼处,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平静相处,然而他站得太近,所以就太容易被伤害到。而Mark,他所能做的全部就是告诉他觉得安全的人风眼的位置。而除了跟随他,你又如何让一场飓风为谁停下来呢?

好在事情还未到死局。他们对彼此的善良就是最好的余地。

“我并没有打算伤害到Wardo。”Mark迟疑了很久终于开口,“我不知道那么说会让他受到伤害。”

“所以现在我们有两个问题,Mark为什么会情绪失控以及Eduardo生气了怎么办?”Dustin作了总结发言,“我们要先解决哪个?”想了想之后他补上一句,“我希望是后面那个,Eduardo对Mark总比我们有办法。而且没有Eduardo,就没人陪我下完那盘巫师棋了。”

“完全正确,非常到位的总结,Moskovitz先生。”Chris从窗台上跳下来,坐到Dustin身边揉了揉他的脑袋,“拉文克劳加十分。”

“所以来吧Mark,就算你不为自己的所做感到抱歉,你也应该为伤害到了Eduardo的感情想想怎么挽回这个。朋友之间摩擦总是在所难免,但朋友的意思就在于我们能解决这个。然后有了Eduardo,我们就能有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了。”

 

 

 

TBC

评论(12)
热度(23)
  1. ryeong无头女孩异闻录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