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湘行散记 (下)

  • 借沈先生题目,但是实质上在胡搞,对不起_(:з」∠)_……

  • 西皮王江王,慎择食

  • 开学前把坑填了一定可以攒人品嗯

  • 考据基本瞎编胡造,别信,看我真诚的眼睛

  • 仓促间完稿,还卡的要死要活,务必请见谅_(:з」∠)_……

  • 有烂尾嫌疑,慎,别打脸

  • 吃不到莲子的苦逼爆发【滚

  • 再次提醒谨慎食用

     

 

  • 】←上篇走这

 

 

 

王杰希同他讲,伤筋动骨一百天,江波涛记得分明,得了正主的话,他心安理得的在这湘西苗寨小住了起来。

  

王杰希的竹楼在半山腰处,江波涛顺着山涧从山腰望向谷底,这处苗寨缘山涧清溪蜿蜒而立,竹楼在山间繁盛的草木里时隐时现,清晨傍晚有灵秀活泼如鹿样子的苗家姑娘在溪水边洗衣玩笑,日间水田秧苗翠绿,其间亦有青黑布衣的苗人短歌互答。

 

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

 

江波涛想,桃花林是没有了,杏花也过了时节,只是青林翠竹,当真四时具备。又兼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可不正是陶公念念的世外桃源么。

 

况武陵人的桃源里,可未必有这么一位山神泉仙。

 

 

 

王杰希不赶人,江波涛亦不走,能走动后不时跟着王杰希进山采药或是进寨子瞧病,小半个月住下来,寨子里见惯了这张笑如春风和煦的脸,连高英杰见他也不支吾的紧。

 

当然,这位神婆大人也不复起初不近人的样子。到底熟悉之后要亲近许多的。

 

“哎,杰希,莫不如我就住这里不走了罢。”江波涛笑盈盈的看着眼前一身晨露清冽的人,相处日子多了,知晓这神婆不会轻易就要了人性命,玩笑也有胆子开了起来。

 

王杰希将打来的水盛进水罐,递给江波涛示意他洗漱,又将浆洗干净的苗装放在他手边。他二人身量相仿,江波涛这些日子来入乡随俗就干脆一直借着王杰希的衣裳穿,对苗装早不陌生,只今日这套较往日的略有不同,绣花样式似复杂了些。

 

“龙家嫁女儿,你要想看就与我同去。”王杰希道。这人把玩笑话当吃饭喝水一般,不说就活不了了的毛病王杰希显然晓得。

 

江波涛本就存着游山玩水的心思才来一探苗寨究竟,碰上嫁娶之类的喜事,当然乐意的不得了,兴致勃勃的换了衣裳拉着王杰希就出门去。早前来湘西的路上,江波涛倒也听人提起过这里的婚嫁风俗,只是耳听不得当真,到底眼见才能为实。只是听闻送新娘子的迎亲队昨个半夜就走了不免还是有些诧异。

 

“怎的半夜送亲呢?”

 

“就是这样的规矩,不是半夜便是天蒙蒙亮的时候。”王杰希同将波涛解释道。

 

“好生奇怪……”江波涛喃喃,又转头问他,“你说要姑娘同龄的人去送亲的,越多越好,你怎么不见去?去了也正好叫上我呢……”

 

王杰希顿了顿,抿唇似勾出个浅笑,又压下去一本正经的答道:“你见过叫半盏茶的时间都叫不醒的么?”

 

江波涛脸上表情一愣,半晌耳尖窜出一缕薄红,支吾着:“我哪知道呢……”

 

唔,人熟了也不是光有好处的。

 

 

 

新娘从他们这嫁去另一个苗寨,两寨相隔不算远,一两个时辰也就走到了。江波涛被王杰希带着随另一批送亲的队伍前去,同行的有不少孩子,银饰闪闪发光叮当作响,嬉笑打闹着跑跑跳跳,欢快的紧。

 

到了男方家,就更是热闹了。王杰希拉着江波涛挑了靠边的一处坐下,江波涛就颇有兴致的随处打量了起来。门前摆了流水长席,不拘束男女,随意落座,同汉家规矩截然不同。来往宾客服饰不同于平常简洁,男子多如他和王杰希这般裹了头帕,袖口前襟处多了绣花样式,女子装扮较男子可复杂得多,靛蓝上衣和绣满明艳花式的百褶长裙配上一身从头到脚清脆作响的银饰,三三两两坐在一起或歌或笑,满满是湘西苗家的百种风情。

 

“这些日子看惯了你这边姑娘明艳,愈发觉得昔日里汉家姑娘寡淡起来,”江波涛毫不避讳的一脸嘻笑同王杰希谈论起来。

 

“没你们汉家那么多礼数罢了。”

 

“倒是了。”江波涛闻言一笑,不见生气,“苗家人爽朗明快,喜欢高兴了就大声讲出来,比之中原那么多规矩礼数可真……”

 

“说来,”江波涛眼神一转满是促狭,方才一点正经又烟消云散,“就没有姑娘同你抛过荷包么?”

 

王杰希一愣,低声说:“……有过,只是……”

 

话未说完江波涛便笑出声来,“果真如此,可当真是风雅事。便看今日你我又收不收得到咯?”

 

王杰希不知道怎样同这人说话,便干脆住了口。江波涛当他生气起来,不敢继续胡扯,不断的拿眼神瞟着他。

 

一曲唢呐都吹罢,王杰希才轻叹一声。

 

“没有生气。”

 

眼角余光就看见江波涛眼角眉梢欢喜起来,怎么也生不了这么个人的气。

 

“只是你莫去招惹蛊苗的,仔细被下了桃花蛊。”

 

当下江波涛又问起了蛊苗种种,方才那点小心仔细又不知跑去哪了。

 

 

 

宾客齐至,主人家开了宴席,山路走累了说话笑累了,这时正好一解饥乏。苗人好酒,男女老少皆能痛饮,桌上盛酒水的都是比汉家大得多的瓷碗,同桌邻近的熟与不熟,抄起碗来喝酒,一会儿时间也能好的勾肩搭背。

 

王杰希自然也是能喝酒的,只是苦了江波涛,他虽能喝,却不是这么个喝法。开始仗着少有人敢来灌王杰希的酒,就尽量躲着不喝,一会儿酒水上了头,也没人管神婆不神婆的,逮着就得碗到酒干,跟王杰希喝够了,自然要来灌这面目清秀的小哥。

 

酒敬到面前,不能不喝,况且苗人热情好客,来敬酒的又是位老者,若不喝被当作无理就不好了。江波涛只得硬起头皮端起酒碗灌下去。登时只觉得喉咙口火烧火燎,眼泪都要呛出来。

 

“阿剖(爷爷),他外来的不好喝酒,你莫灌他。”王杰希及时上来劝酒,从江波涛手中取来喝了一半的酒碗,陪老人喝了才作数。

 

“哎……”江波涛正想着说那是自己用过的酒碗,王杰希却早把酒喝下去了。回头不明所以的瞥了瞥他。见人都未说什么,江波涛也不好言语,讪讪笑着说,“只担心你别喝得太过了……”

 

那边王杰希重端着酒碗回来坐在他身边,道:“给你换了甜米酒,没有烧酒那么厉害。”

 

“你阿那(哥哥)对你真好。”旁边的小姑娘笑道。

 

“是嘞。”江波涛也笑着对她眨眨眼睛。

 

 

 

一场流水席直要连开几天的,江波涛吃饱喝足,又玩儿了一阵,方才喝的酒上了头,就觉得有些疲乏。

 

“杰希,等会儿还有事么?”

 

“有歌师来,”王杰希看了看他的样子,又说,“只是拿苗语唱的,你听不懂,回去么?”

 

江波涛点点头,王杰希起身同主人家解释几句,就带他离开了。

 

回路上人不比来时,蜿蜒山路间就他二人慢悠悠的走着,日头也喝醉了,红着脸醉到西边去。傍晚时候霞光漫天,翠绿的林子染了金红,鸟雀一声递过一声,偶有凉风穿林而过,听得见飒飒响动。

 

一时无话,王杰希便随手扯了一片叶子,放在唇边吹出清脆的音调,也不知他怎么弄的,竟还能吹出几个不同的音来,高低起伏,承合婉转。江波涛半醉着,看着这个人,青黑苗装束出一幅清秀的轮廓来,风里还有他身上清苦的皂荚味道,他不用看,眼前分明就是这人清冽如泉的眼瞳,不用听,耳边也能有这人清冽如泉的音色。

 

这苗家烧酒果真后劲大。

 

江波涛微不可察的笑笑,合着王杰希吹出的不成曲的清脆的音,胡乱哼唱起江南歌谣。在他知道王杰希听不懂的词句里,反反复复都在说着一句心悦君兮,君却不知。

 

约摸是他调子里起了悲意,王杰希停下来看了看江波涛。

 

“我家那边的小调罢了,说的是游子在外思乡心切。”见王杰希疑惑,江波涛随口糊弄过去,“我前些日子见了一亩莲叶田来着。”

 

王杰希仍看着他,眸子里有最后几抹日光明暗浮动,半晌才顺着他的话头道:“那是我种下收莲子芯的。”

 

“我家乡处种的多,却甚少在湘西见过。”本是为岔开话头,提起家乡的时候到滔滔不绝起来:“这个季节放我们那儿正是剥莲子吃的时候,晃一叶小舟,入藕花深处,荷叶下乘凉午睡,醒了顺手折莲蓬当零食吃。”

 

“你若想吃,我摘给你。”

 

“别别,听说莲蓬折了下面那节藕就坏了,我那儿种的多,吃一点无妨,你就半亩方塘,可经不起折腾。”

 

“无妨,原本就是要取莲心的。”王杰希淡笑着摇了摇头,“若你想要。”

 

若你想要,便给你。

 

这可真是了不得的话了,江波涛听见心下一阵颤动,他都要当真了。

 

日头彻底落了,只隐约看见远山青黑起伏的一点轮廓,山间入了夜很快就凉了下去,只是冷风一吹,酒早就醒了。

 

“汉家莲心可不是这么随便给人的,” 江波涛眨眨眼,又挂上不正经的调笑,“因音同连心,莲心连心,做定情信物的,你晓得么?”

 

王杰希愣了愣。

 

他果然不晓得的。江波涛想,苗家大方好客,有朋自远方来,自然竭力招待。只是说到底是个朋字,教他如何拿来自欺欺人?

 

“所以怎敢问你要呢?那得是你留着给喜欢的姑娘的。”他轻笑。

 

说话间就快到了王杰希的竹楼,江波涛遥遥便看见了那片亭亭的荷田。王杰希忽然伸过手拉住他手腕快步走去,竟真折下一枝莲蓬来放进他手中。

 

“你若想要,便给你。”他又这样说。

 

“你这是……?”江波涛一怔,进而眉梢眼角泛起一层苦色,语间夹着一丝恼怒, “我自是知道你们苗家待客之道,权当我先前是个玩笑话,你犯不着如此……”

 

他本不想这般难堪,何必步步紧逼呢?

 

“我为何不知道莲心同连心呢?”王杰希突然开口道,“你知道我们苗家待客之道,那也该知道,若我们喜欢就当明明白白的告诉那个人。”

 

“只是你们汉人礼数甚多,总要将人心托付在花草上。”

 

“我若留着给你,你愿收么?”

 

王杰希剥出一颗莲子自己衔在唇间,忽然偏头倾身过来。江波涛方沉迷于清苦的皂荚香中,就惊觉唇齿间有莲子清香逸开,霎时间脑中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僵住。

 

良久王杰希才退开,捻了江波涛耳边一缕滑落的头发帮他抚到耳后,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此夜无月,却有星辉熠熠。而这个人看着他的眼睛,是山泉倒映了漫天星河。

 

 “我原以为是心悦君兮君不知的……”

 

那皂荚苦香再次将他小心翼翼的笼了起来。江波涛叹息一般轻笑出来,伸手回拥住了他。

 

 

 

 

“你跟我说你不是蛊苗来着,怎的就对我落了桃花蛊?”

 

“不是桃花蛊,是连心蛊。”

 

到底莲心连心。

 

 

 

 

-完-

 

评论(13)
热度(27)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