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春花正开 (中)

 

 

4.

 

“我去旧教那破表还能不能好了这都第几周了逢周二就抽风,我跟文州打赌赌的内裤都快输出去了还有没有咸鱼翻身的一天啊靠靠靠靠靠……”

 

“咸鱼翻身还是咸鱼啊黄少。”

 

下面跟了一排捶桌笑。

 

课间张佳乐出去接水,孙哲平摸出手机随手划拉他们校内的荣耀群,看见黄少天在里面痛骂旧教设施老化吃枣药丸,结果遭到了群众的嘲笑。因为一周只有一节在旧教上,要不是黄少天倒霉,他还真没发现这钟抽风的奇怪,于是在群里问:“怎么一直没人来修?”

 

已经行政保研偶尔跑跑后勤的伍晨冒泡回他:“这时好时不好的后勤也不知道怎么修,加上一般也就看看时间,日期错了问题也不大,所以估计打算夏天统一更新设备的时候直接换电子屏了吧。”

 

他俩话题刚一结束,又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歪楼,“黄少你要送内裤问过文州要不要了吗?”

 

一直手速堪忧的喻文州这次回的挺快:“少天送我什么都好。”

 

“……”

 

这次群众笑不出来了,群众自发组成了柴和打火机。

 

“大孙你这什么表情?”张佳乐接水回来,看见孙哲平默默的扣下了手机。

 

不想提起那对糟心的基/佬,孙哲平随口回答:“没什么,说旧教的时钟逢周二逆转未来呢,估计最迟暑假就该换设备了。”

 

“这样啊……”张佳乐神色变了变。

 

这时候上课铃打了,两个人也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孙哲平发现整节课张佳乐好像都仅仅看着书页发呆,连火柴人也不画了。快下课的时候,孙哲平看他还是一动不动,终于抬手拍了拍他,问怎么回事。

 

“哦,”张佳乐回过神来,“我没事。”

 

看那神色没事就见鬼了,可他明显不想说,孙哲平只得问,“那夜宵还吃不吃?”

 

“吃!撸串啤酒,不醉不归。”行吧,好歹在吃上,这人还是正常的。

 

结果到结账的时候,孙哲平发现其实在吃上这人也不大对劲。烤串没吃多少,酒倒是喝过了,醉得趴在桌子上起不来,哼哼唧唧的,就差拿桌子当床滚两圈,幸亏这会人多,他俩又坐在最里面,不然可就丢人丢大了。

 

“哎,张佳乐,在这呆好了别动啊,我去前台结个账听见没。”孙哲平嘱咐他。

 

“我……嗝,哪都不去。”张佳乐还乐呵呵的翘起板凳腿晃悠。

 

啧,孙哲平又把人拎起来重新摆放了个看起来稳当一点的姿势,快步走去前台。谁知道结账的人还排起了队,他频频扭头看向最里面的张佳乐,有点焦躁的摸了根烟出来。

 

啪嗒,旁边有人帮他把烟点上了。

 

“老孙,出来撸串啊?”一旁传来一个好听却有点懒洋洋的声音。

 

“叶修?”孙哲平转头皱眉向一旁的人。

 

“好久不见啊。”叶修冲他挥手打了个招呼,顺着孙哲平刚刚目光朝向,看了看烧烤摊子最里面的位置,笑道,“撸个串还这么着急,那哥行你个方便,账帮你结了,改天请回来啊。”

 

孙哲平迟疑的点了点头,还是道了谢转身回去找张佳乐。果不其然人已经溜到桌子底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出来,艰难的扛着出去了。

 

另一头叶修结完了账,自己也摸出根烟叼着往摊子外面走,路口那站了个人在等他,他也不急,慢慢的走到那人身边。

 

“说你多少遍了少抽一点,逼我给沐橙打小报告是吧。”

 

“苏大大饶命?”他嬉笑着把烟递过去,那人也不嫌,偏头叼住了。“嘿嘿,这下是共犯了。”

 

“少扯犊子,这是帮你分担二分之一的尼古丁伤害。”

 

“知道啦。饭后消消食走回去?”他毫不避忌的走过去拉起这人手,“跟你说个好玩儿的,你猜我刚结账看见什么了……”

 

 

 

5.

 

“张佳乐?”孙哲平艰难的转头问向趴在自己背上哈喇子都要流出来的醉鬼,“乐乐,乐哥,宿舍哪栋我送你回去啊。”

 

“东四……”张佳乐嘟囔,紧接着突然暴起挣扎,“不回去!打死我都不回去!”

 

“卧槽!”被一肘子打在下颌骨上,孙哲平疼的倒抽一口气,把人从背上甩下来扔在路边台阶沿上,有点恼火,但跟喝醉了的人又怎么计较呢,他抽了抽嘴角,“劲儿还挺大哈。”

 

“不回去……”张佳乐东倒西歪的,还在念经似的叨叨,“我不想回去,回去就……嗝……就……”

 

“就怎么着?”孙哲平在他旁边坐下来歇息,一手撸了撸短发,春花正开的好时节让这人折腾的和大夏天中午出去遛弯一样,一脑门的汗。

 

张佳乐把脑袋转过来对着他眯眼瞅了半晌,“大孙啊……”

 

“在呢。”

 

“大孙。嗝。”

 

“在。”

 

“大孙……”他眨巴眨巴眼睛,忽然扑过来,孙哲平赶忙兜住了,张佳乐死死的抓着他衣袖,“我回去你就不在了……嗝,可是时间到了,我……”

 

“行,门禁过了就过了,你不想回去就不回去啊。”孙哲平有点手忙脚乱,“你先松手,再扯就断袖了……”

 

“孙哲平!”张佳乐先是大喊了一嗓子,紧接着竟小声抽噎了起来,“我不想走……你能不能……”

 

“卧槽……”孙哲平彻底懵了,“张佳乐你别哭啊!”

 

他把人脸捧起来,张佳乐看向他的眼睛里藏着一点点泪,像天上散碎的星子发亮,而这个人也像流星一样,莫名其妙的闯进他的日子里,带着热烈的喜悦,给他许许多多惊喜。可现在他的星星用快要熄灭一般的痛苦的声音问他:“你能不能……别忘了我。”

 

他难以形容那一瞬间的感受,慌张的,不知所措的,讶异的,甚至痛苦的,总而言之都一股脑的搅在一起。他向来擅长用带着点高傲无畏的快刀斩乱麻的风格去面对和处理各种事情,却唯独在这件事上慌了手脚。

 

他大脑空白一片,耳畔听见血液奔流的轰鸣声,而身体却率先被潜意识驱动。孙哲平倾身过去,把那点眼泪吻掉,又顺着张佳乐的脸颊吻下去,在唇齿相依间回答他:“我不会忘了你。”

 

 

结果张佳乐撒完酒疯就睡过去了,孙哲平又尽职尽责的把人背上,找学校边永远不缺的小旅馆开了间房。已经是后半夜了,前台那姑娘小鸡啄米一样脑袋点了又点,下一秒就要磕在桌子上了,显然困得脑子已经不清醒了,查了孙哲平一个人的身份证就递了房卡。这时候孙哲平也被折腾的又累又困,把张佳乐安顿好之后,自己倒在另一张床上昏睡过去。

 

可大抵是因为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超出预料,孙哲平没怎么睡踏实,脑子里翻过来覆过去都是些和张佳乐在一起时的片段,被大脑剪辑的乱七八糟。直到闹钟响了几遍,孙哲平才从梦境里脱身,可眼前好像还是张佳乐挥之不去的眼睛,在诘问会不会忘了他。

 

孙哲平抻着酸痛的胳膊和脖子坐起来,转向另一张床铺,被子是乱的,人却不在。床头柜上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就写着我回去了,简短的告知了另一个人的去向。孙哲平沉默的坐了一会,最后向自己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是喜欢张佳乐的,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了什么程度,这都无关紧要。如果说还有另一件事确定的话,他想见到张佳乐,越快越好,然后告诉他。这次再由他从张佳乐那里讨个答案。

 

至于张佳乐没说出口的那些秘密,他虽然好奇,却也有耐心等,他相信张佳乐总会有一天愿意告诉他的。

 

 

 

6.

 

天阴了许久,快上课的时候,雷鸣大作,大雨倾盆而下。孙哲平看着黑沉沉的天色,想着张佳乐来的时候会不会忘了带伞,可身边空着的这个座位却始终没有人来。直到上课铃响,后门突然鬼鬼祟祟的溜进一个身影,一屁股坐在了孙哲平旁边。来人却不是张佳乐,而是黄少天。

 

“外边怎么突然下这么大雨啊,早知道就不来上课了,等会还得让文州来接我一下,旧教果然和我八字不合,迟早找王杰希来算一卦……”黄少天从坐下就开始叨叨个没完。

 

“怎么是你?”孙哲平打断他问。

 

“不是我还有谁?”黄少天甩了甩头发上的水珠,眼珠一转“哎嘿,难不成你等谁呢?哪个学院谁家妹子?”

 

“跟你没关系,你跑过来做什么?”

 

“今天据说旧教的老破钟准点了,我过来围观,顺便赢文州一回,风水轮流转总得我坐一会主吧。”黄少天指了指,果然,往日周二总要倒退十年的计时钟,今天竟然显示了正确的日期。“所以快告诉我等谁呢?快说快说快说!”

 

“我同桌,男的,酒红色头发扎小辫子的那个。”孙哲平实在烦不过他,就照实说了。

 

“啊?哪节课的啊还陪你过来上课?”

 

“就这节课的,一直坐这个位子。”孙哲平想到平常这个时候张佳乐都应该在旁边坐着了,今天却莫名其妙的缺课,心里有些焦躁,“你这节不就在旁边上吗,下课接个水路过都能看到吧。”

 

黄少天顿住,半晌才小声颤抖着说:“大孙我没得罪你吧,别编故事吓我啊,你这边不是一直没人吗……”

 

话音刚落,孙哲平登时变了脸色道:“你说什么?”

 

“孙哲平你真别吓我……第一次钟坏了你嘲我我想找你真人pk的时候,都走到门口了结果打铃了我就回去了,就看见你把书放两个位子中间在看,我还和文州说起不知道你还有斜视的毛病来着……你你你……”黄少天从小就害怕怪力乱神的东西,看个恐怖片能几晚上睡不好觉,吓得话都说不利索,“见见见……见鬼了……”

 

孙哲平突然起身几步跑到讲台,随口编了个理由借来老师的点名册,像是印证他的猜想一般,果然从头翻到尾,也没有张佳乐的名字。他只得说记错了,又回到教室后的座位,抓着黄少天问:“东四,东区四栋宿舍哪个学院在住?”

 

“什……什么?东四,东四不是经管的女生宿舍吗?怎么又和东四有关系了……”

 

“女生?怎么会是女生宿舍?”

 

“一直都是啊,最起码八九年了,研究生搬回本部以后就一直是女生宿舍啊……”黄少天快要给他吓哭了。

 

孙哲平拎起包转身跑出了教室,但出了旧教以后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除了每周的这一节课,他和张佳乐竟然再没有多少联系了。可明明那个人在他这里占据了那么强的存在感。他弯下腰撑住膝盖,喘了口气,又搓了搓脸。一切好像在那个晚上就脱轨了,而他甚至还没来得及…… 

 

那个晚上……孙哲平突然想起结账时叶修别有深意的一眼!他飞快地跑向叶修住的研究生宿舍,像是悬在悬崖边的人急切而绝望的抓紧最后一根蛛丝。叶修说不定知道什么,他肯定知道什么!

 

“唔,算你猜的没错吧。”叶修在听完了孙哲平的追问后回答,“我只能告诉你,理论上除了你以外不应该有人看到他,不过你可以放心,他不是鬼。”

 

“只是你们的时间线不同而已,你看到的,是十年前的张佳乐。”

 

 

 

TBC

 

评论
热度(16)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