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自己被驯服了,我的手指尖冰凉颤抖,我像个小丑一样竭力抛出一个一个彩蛋,生怕一时失手又被喝了满堂倒彩,可我还是从台子上摔了下去,悄无声息的倒在同一片血泊里。我并没有得到麦子带来的好处,只有十年的意难平。如果痛苦能够等价的带来什么好处,而我至今仍旧得不到我的报偿,难道是仍旧没能尝尽这份苦吗?可十年也太长太长了,长的我满心都是疲惫和怨怼,我想问他何苦来作践我,要我记一辈子的话,不如许愿我立刻从十楼跳下去,这样实现的快一点,我也少受些罪,我恨极了,可他一招手,我又知道被驯服着。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会成这样。
我快要被扼死在水底了。
他既不是小王子,也不是玫瑰花,他只是那块石头。

评论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