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 人间事 (下)

•原著AU,时间线在番外之后
•短篇甜饼,拒绝剧版SE,一起去蜜月旅行吧
•只想看他们从此以后无忧无虑的活在这烟火人间
•有一点点车尾气



故地重游,旧日刻骨的疼痛原本被心上人在身旁的欢喜一一覆盖,然而这个吻和沈巍记忆之初的那一个分毫不差的重合在一起。他们在一起后,彼此间的亲吻数不胜数,却从来没有哪一个像这样,片刻间竟然让沈巍惊慌失措起来。

这难道还是我在大不敬之地做的一个梦吗?他惶惑的想,跟着指尖也颤抖的厉害。你难道又要留下我了吗?这念头让他怕极了,他急切的想向赵云澜求一个证明,于是一把攥住了贴在他脸上的手,手背上的青筋几乎都要鼓了起来。

赵云澜的手被捏的生疼,“嘶”了一声,却不是不知道沈巍为什么发疯。昆仑抽筋呕血,而后又元神消散,两次都是当着小鬼王的面。这是沈巍的心魔,是他万劫不复的梦魇。然而赵云澜有某种说不上来的直觉,或许这次旅行能带来某种开解。他想等着沈巍自己来告诉他。

但眼下的情形显然不能任由着沈巍被魇住,赵云澜腾出一只手来,在他额上一拍,轻叱一声:“回神!”

沈巍一顿,骤然被从梦魇里被拉回来,神色先是一片茫然,眨了眨眼睛,而后在看到赵云澜手上被捏出来的红痕后,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整个人羞愧得从耳朵一路红到脖子根。你什么我什么的支吾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只好把一缕黑气凝在指尖,帮赵云澜揉着手消肿。

这点疼赵云澜当然无所谓,不过他正经的三秒钟过去后,一看见沈巍这副小媳妇样子,登时大狼尾巴又摇起来,贱不拉几的开口调戏道:“老婆你怎么啦,亲一口就跟丢了魂似的?”

沈巍正处于自我讨伐的羞愧难当中,没心情理赵云澜撩闲,瞥了他一眼,又专心致志的对付赵云澜的手。赵云澜由着沈巍小心翼翼的揉,一颗老心被大美人含嗔带怨的一眼并薄红的耳根酥去了大半,嘿嘿的乐个没完。

晚上,两个人去钟楼看了夜景,然后慢悠悠的走去回民街打发晚饭。越是夜里,街上越是人声鼎沸,摩肩接踵的全是游人。其实西安本地人多半不会来这边吃东西,不过权当是浸入式游客体验,赵云澜拉着沈巍随便进了一家街边的羊肉泡馆子。店家门口支起一口大锅,里面滚着雪白的羊汤,边上的架子上烤着馍,味道不知道怎么样,这架势倒看起来分外诱人。赵云澜替两人各点了一份羊肉泡馍,想起来祝红临出门前酸溜溜的嘱咐,心底嗤笑一声,他自己少吃一口也不会亏待他老婆,肾亏怎么啦,舍命陪老婆,他乐意。

不一会服务员端上来两个大碗,四个馍馍,并两份糖蒜和辣椒酱,掰馍这个事情最考验人耐心,掰不均匀羊汤便不能完全渗进去,吃起来味道就差一点。他们坐在靠窗的一边,玻璃上凝了一层水雾,把门外阑珊的灯火氤氲成温暖的光圈,正是饭点,店里人声鼎沸,但喧闹和嘈杂都像是同他们隔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被隔绝出来的小世界里,相对而坐,不紧不慢的折腾自己的晚饭。

掰了一会,赵云澜悄悄的放下手上的活计盯着沈巍看。他的目光低垂,耐心的收拾食物,橙光的灯光从头顶撒下来,在他眼底投射下一排小扇子似的睫毛的阴影,眼睛半阖时,能清晰地看到略微上挑的修长的眼尾,那是他鬼族天生的模样,近乎有些勾魂摄魄。然而抬眼看人时,目光又是清风朗月,温其如玉的君子模样。这奇异的矛盾放在沈巍身上,都让赵云澜爱的不行。或者说只要是沈巍这个人,他就全部都爱着。

察觉到赵云澜逐渐变得和探照灯似的目光,沈巍抬起头来带着点羞涩,疑惑的笑了笑,接着又看到赵云澜手上掰到一半的饼子,于是自然的接过来,把自己那份已经弄好的换到他面前,继续任劳任怨的帮赵云澜掰。

赵云澜也不解释什么,砸吧着嘴里戒烟用的替代品棒棒糖,美滋滋的逗沈巍:“老婆,你这么贤惠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尽管看他表情,没有半分惭愧,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

沈巍懒得跟他毫无意义地纠缠称呼问题,只笑着说:“糖少吃一点,不然正餐你又吃不下去。”

说话间,碗底已经全是掰的均匀整齐的馍粒。服务员端去盛好了汤再带回来,沈巍斟酌着给赵云澜碗里添了辣酱,白汤上漂着点点红油,香味变成氤氲的水汽萦绕在周围,吃的慢了筷子和勺子上会结起一层乳白色的羊油,因此动作要快,吃完背上微微冒汗才舒服,如果是露天的摊子,甚至能看到人头顶冒烟。

赵云澜比沈巍吃的快,吃完去够纸巾时,看见他鼻尖上隐约有一点汗珠,心里骤然生出一种沉甸甸的安慰来,像是凭借着这点人间烟火,送别了那个孤身行走在阴冷的黄泉里的斩魂使,抓住了有着三魂七魄,有着他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喜怒哀乐的沈巍。

回到酒店里刚推开套间的门,赵云澜便把沈巍压在门上,扣住他要去开灯的手,张口轻咬在沈巍喉结上,而后又退开,唇舌贴着沈巍颈侧的勃勃跳动的血管滑动。沈巍“嘶”的一声,当即觉得脑子里被赵云澜点起一把铺天盖地的火来。他本就恨不得把这个人吞吃进骨血里,更是经不起这种撩拨。可差着临门一脚的时候,他又硬生生的压下去,赵云澜不会无端如此,他自己再如何,也比不上这个人一点情绪变化来得重要,于是他把赵云澜推开一点,嗓音低哑的问道:“阿澜?”

赵云澜从他颈窝处抬起头来,循着他的嘴唇贴上去,又煽情的挪到耳畔,探出舌尖在他耳根处滑了一下,“我想要你,你给不给?”

沈巍脑子里的弦便轰然崩断了。

他们一直折腾到半夜,沈巍抱赵云澜去洗澡的时候,他整个人精疲力竭地近乎昏睡过去。可等沈巍悄无声息地掀开另一侧的被子的时候,他却从后面抱上来,贴着沈巍的背心处问他,“我被送入轮回后,每一世的经历,差不多都被一碗孟婆汤洗的一干二净,可我一定有哪一世在这里遇见过你,对不对?”

沈巍闻言一僵,身体的反应提前出卖了他的答案。但片刻后,又放松下来,握住了赵云澜贴在他腹部的手。

“你说的没错,我曾在长安见过你一面。”他躺在赵云澜身边说起那些前尘旧事,其实原本就没什么不能对赵云澜说的,只是他不想拿这些去讨赵云澜心疼。他们在一起这么久,赵云澜才拿着真心教他懂得自己是他的软肋,他如何能用自己去伤害赵云澜呢。可今天赵云澜却逼他把经年的苦楚一一抖落干净,陪他一起忍着疼,看着心头的伤口逐一结痂脱落,犹如新生。

“以后年年都出来度个蜜月怎么样?”

“只要你喜欢,去那里我都陪着你。”

“下一次去什么地方?”

“不如换你掷飞镖吧。”

“沈巍?”

“怎么了?”

“我爱你。”

“阿澜,我也爱你。”

他在赵云澜的怀里翻过身,把吻印在他的额头上,再没有什么梦魇了,从此以往,人间世事,都只有我和你。

•END,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6)
热度(43)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