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人间事 (上)

•原著AU,时间线在番外之后
•短篇甜饼,拒绝剧版SE,一起去蜜月旅行吧
•只想看他们从此以后无忧无虑的活在这烟火人间

大封落定之后,那些生事的妖精鬼怪骤然少了许多,特调处的日常从吃饭睡觉出任务变成了吃饭睡觉打林静,大庆竟然还能在原有基础上肉眼可见的长胖一圈,众人鬼兼一猫每天能闲的坐在一起抠手,而临近期末,沈巍却正是忙的脚不沾地的时候,有几天甚至都来不及接赵云澜下班。鬼见愁欲求不满,就每天在特调处作妖,让人恨不得以身犯上,把领导提着腿扔出门去。

他明面上折腾下属,私底下倒也没闲着。沈巍作为大学教授,一年寒暑假算是特供福利,可惜以往暑假时他要守七月半,寒假要守年关,两人都没什么机会一起出去玩过,如今大封已成,总算海清河晏,攒下来的福利可不能浪费掉。为此赵云澜还特意买了张地图,天天盯着盘算。若放在几百年前,看他这眼神,大庆得以为他要揭杆而反了。

冬季天黑的早,沈巍改完最后一份卷子时,外边已是一片夜色。他匆匆穿过校园,直奔大学路九号,经车熟路的直上了阁楼,推开门后却是一片漆黑。他以为赵云澜又不留神睡了过去,于是放轻了动作往沙发床那边走,却不想突然被人从背后搂住了腰。

沈巍一僵,但即刻全身又放松下来,柔声问:“云澜?”

赵云澜埋在他颈窝里嘿嘿笑了一声,叼了大美人满嘴的嫩豆腐,觉得总算慰藉了一两分相思苦。

沈巍想回过身来,赵云澜却收紧了拦在他腰上的手臂,又往他手心里塞了个什么东西,然后就着这个黏黏糊糊的姿势一步一步挪到正对着墙面的位置,接着伸手蒙住了沈巍的眼睛道:“好不容易放假了,老公带你出去度个蜜月,拿你手上的飞镖往前面的地图上丢,丢到哪咱们去哪。怎么样?”

“好。”沈巍轻笑了一下,在赵云澜温热的手心下眨了眨眼睛,睫毛蹭的他连心尖都跟着痒起来。可惜大事当前,心头再怎么起火,也得先憋着。

沈巍按赵云澜说的掷出飞镖,其实他对去哪里完全无所谓,只要是和赵云澜一起去,刀山火海也是乐意的。赵云澜显然也知道,按沈巍的性格,直接问他得到的肯定也是都行,随你,你喜欢就好一套乖巧三连,于是干脆就学着年轻人随心所欲一把。

等开了灯,赵云澜往地图上一瞧,先笑了出来,“你这手气,改天帮林静抽卡去吧,他能把佛祖换成你给供起来。”

那根飞镖不偏不倚的扎在秦岭脚下的十三朝古都上,连沈巍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第二天一早,赵云澜踏进特调处的第一件事就是嚷嚷着让汪徵给他和沈巍订去西安的票,还特意嘱咐酒店要订豪华大床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跟他男人出去度蜜月了似的。连汪徵这个脱团鬼都觉得牙疼,更不用说单身了万年的大庆和情史跌宕起伏的祝红。

大庆当即呸了一口,去后院祸害赵云澜的茄子去了。祝红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的说:“领导,羊肉暖身也壮阳,沈教授少吃两口也就算了,您可千万别亏待了自个儿。”

赵云澜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小学生放假前的欢快,大人大量的表示不跟她一条化形都化不利索的小蛇计较,喜滋滋的进了他的办公室,光明正大的上班时间溜号,查攻略去了。可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新风吹进特调处最大的障碍,正是赵云澜这处长本人。

他们在傍晚抵达,沿着南大街一路经过古城墙和钟楼,冬日里行道树伸展枯瘦的枝条指向斜阳,没有落雪,整个城市带着粗砺的色彩,厚重而深邃。车载广播里的人念:“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两个人并肩坐在后排看着窗外飞逝的街景低声闲聊,赵云澜漫无目的的扣着他的手,把玩他的指节。鬼王生出魂魄之后,让赵云澜带着,一点一点沾上人间烟火,唯独这双冷冰冰的手,总也生不出常人的温度,寒冬腊月里赵云澜就像感觉不到冷似的,把自己手心的温度源源不断的分享给他。

车里的空调开的暖和,赵云澜逐渐开始有些犯困,“你以前来过吗?”他懒洋洋的问。

“途径过这里,不过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沈巍由着赵云澜蹭过来,在自己身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几百年前?”

“记不清了。我在上面的时间都很短。”

“哦……那你上次来是做什么?查案吗?还是缉凶……”后半句因睡意而说的有些含糊,小孩子一样。

沈巍其实记得上一次来长安城时的情形,他追捕着一只饿鬼的踪迹来到上面,恰赶上上元灯会,人潮涌动间,同一位小公子擦肩而过,那是赵云澜,或者说昆仑某一世的转生,沈巍耳畔当即轰的一声,整个人僵在原地,他不敢回头去看,咬的牙关咯咯作响,指甲划破掌心,鲜血淋漓的染红了半边袖口,直到被一个路人发现,惊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再回头去看时,自然是没可能找得到那个人了。

他像被打了一闷棍似的,一路跌跌撞撞的逃回千尺黄泉下的大不敬之地。几千年间,他从来只敢远远的看一眼昆仑的转世,再不敢靠近半分,近乎自虐般恪守着同神农的约定。可这一次,仅仅是同他擦肩而过,他心底便骤然掀起滔天巨浪。有那么一刻他几乎就像放弃了,要么让他死,要么让他把昆仑永生永世的绑在身边。可下一刻他又活生生把脑子里沸反盈天的念头压下去。他不能死,因为他的命是昆仑给他的,他怎么敢辜负他。他也不能再去见他,不能因为一己私欲,伤他半厘。

于是他把自己重新关回大不敬之地,陷入沉眠。唯有在这时候,他仿佛回到了从前和昆仑的元神一起守着大封时那短暂安宁的时光,从而得以借此获取一丝丝慰藉。他其实很喜欢那段时间,在他漫长的生命里,唯独那么一段日子,昆仑身边谁都没有,只有他。

沈巍答应过赵云澜不再骗他,他确实不记得那场沉眠是多少年前了,只是记得那一眼间锥心蚀骨的疼痛。然而过去的一切都不值得一提,因为此时赵云澜正放下全身戒备,安稳的睡在他身边,他们的手还紧紧扣在一起。沈巍帮赵云澜拨开挡住眼睛的一点头发,静静的看着他睡着。

广播里还在念着:

“你睡着了,孩子一般,呼吸很轻,很安静,我看着你,肆无忌惮地看着你,靠近你,你呼出的每一口气息,我都贪婪地吸进肺叶…… 外面很安静,一切都很遥远,我就那么静静地沉醉于你的呼吸之间,心里想着这就是“同呼吸”吧。人是可以以二氧化碳为生的,只要有——爱情……”

————————————————
广播的内容来自《恋爱的犀牛》

评论(8)
热度(41)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