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寒冬夜行人 04


•近代AU
•下班前通知人加班的领导都不是人

饭后他们通常呆在壁炉边,一人占据一边的沙发,各做各的事情。沈巍总拿着本子和笔在推演运算,按赵云澜的说法就是神仙画符写天书,而他自己则捧着教授留下的永远看不完的大部头,有时也会拿些时兴的小说来看,英文和法文居多,少部分时候会有德文,但看不到几页就扔一边去了,他的德文仅限于听说的水平,偶尔沈巍放笔放的早,会读给他听,赵云澜就像只魇足的猫一样,窝起来眯着眼睛,心安理得的享受小美人服务。大多数时候房间里只听得到炉火噼啪和书页翻动的声音,他们在如此静谧的环境里却从不觉得有什么尴尬或冷漠,仿佛一起这么过了许多年。

赵云澜放下书,哼哼唧唧四仰八叉的抻了个长长的懒腰,转了转僵硬的脖子。沈巍听见动静,放下手上的纸笔,问道:“我去弄点喝的吧?你想要咖啡还是茶?”

“茶吧,”赵云澜笑眯眯地看着沈巍去拿茶具,“谢谢沈巍同学!”

不一会沈巍端着托盘过来,放在一边的小茶几上,倒了一杯递给赵云澜,“当心烫,我多倒了些牛奶,可以安眠。”

“哎哟,您这贴心的我亲娘都快比不上了,”赵云澜边喝边冲沈巍眨眼睛,“说起来老太太前些日子还拍电报给我,说托人寄了茶叶来,可惜路途遥远,新茶寄过来也快成了陈茶了。不过到底和这边的味道不一样,到时收到了请你尝尝新鲜。”

“好。”沈巍轻声应了一句,又帮赵云澜杯子里再添了一点。

赵云澜看着他动作,把下巴垫在沙发靠上凑近了沈巍,“你怎么这么好啊,要不我干脆搬你这边来得了。”

“这……”

“你看,你这边住两个人也不挤,我分摊一半的租金,伙食费也算我的。咱俩要搭伙,得麻烦沈同学你辛苦点下厨,就我这挑嘴毛病,可没脸让你再把自己饭钱出了,我保证吃完自己洗碗。”

“我……”

“你现在每天能早些回来,咱俩还能探讨探讨学术问题,你让我老是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我还不得无聊的上吊啊。”

“可……”

“可是什么?”赵云澜抬眼冲沈巍眨巴,硬是给他作出一副没人要的小狗似的,可怜兮兮的样子来,“难道你觉得和我呆在一块很烦吗?”

他一口气说完,把沈巍的话头堵了个死。都说成这样了,沈巍实在想不到什么别的理由去抗议,只得应允下来。说完又叹了口气,他总觉得和赵云澜在一块,叹气都要比寻常频繁,并且每次到最后,都只能是由着他的性子去,仿佛这人天生就是奔着他这里打滚耍赖来的。

其实沈巍并不是不明白赵云澜在想什么。他的雇主一走,一时要少一笔经济来源,虽说他平日里过的朴素节俭,手上还有积蓄,不至于立时过的拮据到揭不开锅,但他毕竟还是个学生,没有长期稳定收入,长此以往总不是办法,现在时局不稳,要找到合适的工作也需要时间,因此开销上能省便省。

赵云澜不会直接问他是否需要接济,而是一如既往的做他耍赖的惯犯,好像反倒是他赖上沈巍似的。但这人皮下的君子骨,和他从不挑明的体贴,沈巍都懂,他把这些都记在心里,也以他的方式感激着。

距离赵云澜第一次到访不过小半年,他又马不停蹄的把自己的家当搬回了对门,而他原本的公寓也没退租,说是要用来接待不知何年何月到访的亲友,其实还是让他当成了个奢侈的杂物间。他们仍旧回去集市上闲逛,赵云澜看上什么稀奇的都喜欢买下来塞进他的杂物间里,按他的话讲,这稀罕东西虽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是放在家里霸占几天也是好的。沈巍劝告无果,暗暗笑他龙似的,收集癖好不了了。

——————————————
巍巍:coffee, tea?
阿澜:你
巍巍:(⁄ ⁄•⁄ω⁄•⁄ ⁄)

评论(1)
热度(8)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