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杂志花絮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新的花魁貌美的惊人,坐在栅栏橱窗里,眼角的描红和头上暧昧的红灯联手把气氛勾弄的旖旎,睫羽下一瞥而来的眼风隔着金鱼尾鳍波动的水纹,看不清喜悲,亦或是嘲弄。成山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被人举在头顶,堆放在他脚下,却不知道美人袖里藏着封喉的短刀,心里锁着游街时人群里惊鸿一瞥,又背身而去的浪人。美色同刀锋都是杀人的利器,眼底和心里一同藏着不见底的温柔。

评论
热度(2)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