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M无差]Like Magic 05 (HP Paro)

  • 上节 04

     

他们一路跑回城堡,雨渐渐大起来,尽管对斗篷用了防雨防湿,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淋到了不少,尤其Mark中途还拨开了斗篷上的兜帽,这让他那一头卷发被淋湿了个彻底,一撮一撮的往下滴水。对此,Eduardo的回应是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Mark的后脑勺。Mark很是无辜的看着他,配合着额前湿漉漉的头发和那双蓝眼睛。 

Eduardo长叹一声:“你知道吗Mark,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你的家养小精灵,更让我觉得可怕的是我还挺心甘情愿的。我爸爸绝对不会想听到这个。”

 

离晚宴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前往礼堂,走廊上只有南瓜灯里的烛火在轻轻摇晃。Eduardo带着Mark回到了自己在斯莱特林地窖的寝室,他们穿过地下室一堵湿乎乎的石墙后狭窄的通道,湖底半透明的公共休息室就出现在眼前。

Mark只来过这儿几次,大多数时候是Eduardo穿过大半个霍格沃茨爬到拉文克劳塔楼去找他。不过就像Eduardo很喜欢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绝佳的俯瞰风景和深蓝色天花板上洒满的星星一样,Mark对斯莱特林的地窖其实也很有好感。这会儿没什么人在,临近冬天,炉火在壁炉里劈啪作响,泛着绿色的灯被链子系着从天花板上垂下来,地板上映着的湖底粼粼的波光轻轻摇晃,见到有人出现,窗户边栖着的一只小章鱼俶地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串小小的气泡。

Eduardo给自己换了一身干燥整洁的衣服,而考虑到两个人还是略有差距的身高,并且这时候所有的家养小精灵都在厨房里为晚宴忙碌着,Eduardo只能给Mark来上几个不怎么熟练的家用快干咒,结果就是Mark的衬衫领带全都变得皱皱巴巴,像浸过水又晒干的书页,而更加灾难性的后果是,他那一头卷发变得比平常更加蓬松,简直要有爆炸性的喜剧效果。

“噗,”Eduardo没忍住笑了出来,“Mark,你看起来就像个染过色的花椰菜。”

Mark对着Eduardo寝室的穿衣镜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给了Eduardo一个温和的生发咒,Eduardo躲闪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咒语击中,然后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起来。

“哦见鬼的!Mark!”Eduardo崩溃的抓着一把长长的头发,“梅林的裤衩你个该死的幼稚的小混蛋!”

“你说过不会嘲笑我的,Wardor,今天是万圣节,或许你可以扮成精灵王子什么的。”Mark恶劣的扬起嘴角,做出一个十足讨厌的假笑。

“那你就顶着花椰菜妖怪的样子到明天早上吧!”

“需要我给你的头发染个色什么的吗?不会做的比你的快干咒差的。”

“离我的头发远一点,Mark你这个该死的幼稚鬼。”Eduardo冲Mark咆哮道,他的头发已经长到膝弯处了。

 

在离开地窖去礼堂的路上,他俩还时刻打算对对方的头发做点什么并提防着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头发做点什么,最终到达礼堂的时候,Eduardo的长发随意地用一根绿色绣银丝的发带在接近尾端的地方束了起来,没有发胶的束缚,它们在烛火下泛起金黄的色泽,质感柔顺到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伸手去触摸。而Mark的头发被简单地用Eduardo的发胶收拾了一下,保证它们看起来不再具有特别引人注目的爆炸性效果,最后他俩的耳朵则用一个小小的咒语改成了精灵似的尖耳,看起来倒是奇妙的和谐。

“看看那儿,现在我们有了精灵王子,还有了一个……嗯,小妖精?”Dustin看着他俩走进礼堂,“Mark你扮成了什么?”

“变了色的花椰菜妖怪。”Eduardo及时接上。

“ 咳,为你的创意鼓掌Mark。”Chris危险地把那口南瓜汁咽了下去,“你一定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花椰菜妖怪了。”

“谢谢,我感到了欣慰,”Mark冲Chris露出一个不怎么和善的微笑,然后转向Eduardo,“Wardo,现在告诉我谁才是幼稚鬼。”

“我又没有扮成魔镜,而你也不是恶毒的王后,你是我们的小妖怪,记得吗Mark?”

Dustin就在一旁看着他俩斗嘴,笑的乐不可支。

“Dustin,你有没有听说过笑的太过火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暴君把矛头掉转过来。Dustin抬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表示退出暴君的攻击范围,跟着Chris去找华夫饼吃了。

“好了,Mark我们休战怎么样?”Eduardo歪了歪头,“我不确定我们就打算这么站在这儿然后浪费掉整个晚上,你饿不饿?”

“饿了。”Mark表示同意和解。

Eduardo伸手揉了揉Mark的卷发,它们的触感果真不错,“走吧,我们给自己找点什么吃的去。”

 

天花板在魔咒的作用下变成悠远而漫无边际的夜空,悬垂着团团乌云,不断地有蝙蝠扑棱着翅膀从中飞过,礼堂的四条长桌被撤下去,换成了一个一个的圆桌,上面搁着从主食到甜品果汁一应俱全的各种美食,甚至还有一些提供给高年级的酒精饮料,而被做成鬼脸的南瓜里则放置着非常符合万圣节气氛的糖果,南瓜们被施了咒语漂浮在空中,供学生们自由选择,上次Eduardo在蜂蜜公爵的糖果店里买到的血腥棒棒糖就是非常热门的选项之一,不少扮成吸血鬼的学生嘴里都叼着一根。

Mark尝试了一下就放弃了,换回了他万年不变的甘草棒,Eduardo在填饱肚子后端着一杯黄油啤酒靠在柱子边和Dustin聊着上次在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里没下完的那盘巫师棋,这次他没有把啤酒沫弄到嘴唇上,因为室内的温暖和酒精的缘故,他的颧骨上有一丝薄红,蜂蜜色的眼睛因为时不时的笑声变得水润而神采奕奕,Mark打赌,他听见身边的几个姑娘在偷偷看了Eduardo一眼后的窃窃私语里包含了迷情剂等关键词。没错,三年级的Eduardo比之前长高了不少,伸展开的少年清秀的骨架和温和甜蜜的相貌以及嗓音,足够姑娘们想方设法把迷情剂弄到他吃下去的任何东西里了。

看见Mark,Eduardo跟Dustin小声的说了句什么,然后端着他的酒杯轻巧的走过来。

“要出去走走吗?”Mark不打算告诉Eduardo他刚刚听到的。

“呃,”Eduardo挑起一边的眉毛,“我觉得外面可能有点冷?”

“关于福灵剂,我觉得我有个想法。”Mark看着Eduardo手中的黄油啤酒,“我需要和你谈谈。”

“好吧,”Eduardo妥协,“怎么了?你要喝点黄油啤酒吗?”他发现Mark一直看着自己手上的饮料。

“没什么。”Mark转身往礼堂大门走去。

Eduardo不明所以的举起自己的杯子看了看,最终还是没能发现点儿什么,于是放下杯子跟了出去。

 

 

 

 

TBC

评论(5)
热度(26)
  1. ryeong无头女孩异闻录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