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M无差]Like Magic 04 (HP Paro)

  •  上节 03

 

万圣节的晚宴前,城堡里面已经开始换上了符合节日气氛的装点。走廊两边挂起了杰克南瓜灯,在城堡阴暗一些的地方,烛光透过南瓜上雕刻的各式各样的鬼脸,在墙壁上投射出稀奇古怪的影子,提前为晚宴渲染气氛,连幽灵都要比平时更活跃一些(不包括格兰芬多差点没头的尼克),更不用说学生,甚至已经有人打扮好了造型在走廊里嬉笑。如果说这时候还能在学校里面找到一处安静些的地方,那就只有五楼的图书馆了。

 

“……Mark……Mark?”

恍惚间Mark听到似乎身边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转过头去,对上了一双蜂蜜色的眼睛。图书馆的光线在巨大的书架和那些不知道被放在这里有几百年的书籍的遮挡下有些昏暗,唯独他们头上的一盏灯散发出温暖明亮的光,细小的尘埃在灯光下时隐时现,有那么一瞬间Mark觉得自己似乎在梦里,不过显然他的大脑在回过神以后给出了正确的判断。

“呃,抱歉Wardo,你刚才说了什么?”

“你盯着这一页书快有一刻钟了,”Eduardo看着他,“你还好吧?”

Mark只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哼,看起来还沉浸在某件事中。

“博格特?”Eduardo凑过来看了一眼,“黑魔法防御课的论文出什么问题了吗”

Mark面前的书正翻到博格特一页,这种能够变成人们最恐惧的事物的幽灵,由于从来没有人见过它们本身的样子,所以这一页上只有大段大段的文字。最近他们的黑魔法防御课正上到这里,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并不在一起上课,所以Eduardo一时想不出来有什么能让Mark这么苦恼的。

正在Eduardo疑惑的时候,Mark突然开口:“Wardo,有没有某种可能性,博格特会出错?”

“什么?”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某种可能,博格特变成的并不是你最害怕的东西,或者说你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你面前的博格特会变成某种样子……”Mark越说声音越低下去,显然这就是他思考了这一上午的事情。

“这很奇怪……我从来没听说过类似的事。”Eduardo也被带入了这个奇怪的问题,他皱了皱眉,接着合上自己面前的书,挥了挥魔杖让它回到原位去,然后边收拾书包边对Mark说:“走吧,趁还不那么冷,我们去黑湖边上散散步,图书管理员不会乐意我们在这里讨论的。”

 

事情发上在这天早上,黑魔法防御教授带来了一只真正的博格特,它被锁在教师们平常放多余的袍子的旧衣柜里,一有人靠近,就砰砰的晃动起来砸着墙*,这一开始吓到了一些同学。不过等到他们轮流走上前去开始实践“Riddikulus(滑稽滑稽)”的咒语的时候,教室里很快就被大笑声充满了,一方面是因为博格特被咒语击中后可笑的反应,另一方面,有点刻薄地说,有人害怕的东西也挺好笑的,比方说某一门课的教授之类的,有人猜测可能是因为他给那位同学的论文上批改了太多的P或D的缘故。

Mark觉得如果是因为论文成绩的缘故,那倒没什么好笑的。

“所以你最害怕的果然是一张全部科目都不及格的成绩单?”Chris在一旁说道,他已经完成了实践,从衣柜里走出来的是他的母亲,面容冷漠的对他说他的性取向而让她蒙羞,这真的挺让人害怕的。好在Mark和Dustin的印象中,Chris的母亲从来都温和包容,用爱意支持儿子的每一个选择。

“一半,”Mark撇了撇嘴角,“还有可能是对我和善的微笑的Daniel。”Dustin笑倒在一旁的桌子上。

当Mark走到衣柜前抽出自己的魔杖时,想着如果出来的是Daniel,就剃光他的头发再换一身超人装。这时柜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无端飘出一股冷气,一只灰色、瘦削且结了痂的手缓缓地搭上了打开的柜门,看上去就像是什么东西死了又泡在水里腐烂了一样*,紧接着,像是烟雾一般的黑色袍子从里面飘了出来,袍子下包裹着一个看不清脸的东西,但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一只摄魂怪。

Mark感觉自己的胃狠狠的抽动了一下,他的设想里从来不包括会出现这样的东西,甚至除了在书本以外的地方,他就根本没见过摄魂怪。在它靠近时,Mark听见了某种沙沙的响动,奇怪的是这声音在Mark听起来并不像是摄魂怪在移动中自身发出的,而像是来自更远的地方……就在他怔住的这一会儿,那烟雾一样的斗篷向他飘过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搭上了他的手腕和腰部,就像是要把他拽到跟前去来一个摄魂怪的吻似的。

他身后一个格兰芬多的姑娘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抽泣声,Mark被那个姑娘的声音提醒回过神来,用魔杖指着面前的摄魂怪给了它一句“Riddikulus(滑稽滑稽)”,面前的摄魂怪就变成了一只黑色圆顶的魔术师礼帽,从里面蹦出来一只兔子,抽动着胡须不明所以的望着周围的一大群人。笑声又一次回到了教室,但没有回到Mark这里。

 

“所以你的博格特是一只摄魂怪,而你甚至从来没在书本插图以外的地方见过这东西,对吗?”Eduardo和Mark慢慢的沿着黑湖边走。他把小半张脸埋进银绿相间的围巾,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闷闷的。

“对,所以我才会问你博格特是否有可能出错。”

Eduardo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博格特不会出错的,他们赖以为生的东西就是你的恐惧。”

“那问题就在摄魂怪上。‘我们所恐惧的是恐惧本身’,有没有记载过博格特喜欢罗斯福的先例*?它看起来还挺有哲理的。”Mark不无讽刺的哼了一声。他们又走进了死胡同里,这让他有点焦躁。

“在看到这只摄魂怪的时候你第一反应在想些什么?”

“真遗憾从柜子里出来的不是Daniel,不然他就有机会告别他的头发和引以为傲的穿衣品味了。”

“梅林的袜子的份儿上,Mark。”Eduardo无奈的看着Mark。

“好吧,”Mark耸了耸肩,“第一反应是,这并不符合我的假设。”

“这或许是一个突破点,Mark,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控制欲不比Daniel差多少。”

“这有点刻薄,Wardo,是什么让你这么讨厌我?”

“得了Mark,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你了怎么样?”Eduardo哭笑不得的看着Mark,“认真地,我觉得或许你最恐惧的是事情超出你的控制,通常你选择用暴躁或者其他什么手段遮掩它回避它,但是博格特让你直面它。”

Mark沉默了一会,“或许你是对的,Wardo。事情超出我的控制会让我非常,非常的不安。”

Eduardo看着Mark的眼睛,他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告诉过Mark,他有一双非常好看的蓝眼睛,像拉文克劳冠冕上的那块宝石。Eduardo笑了笑,这应该是他一个人秘密。他伸出手指戳了戳Mark的额头。

“Mark你这个控制狂。”

Mark笑了笑,没有拨开Eduardo的手指,像是默认了控制狂的称号。黑湖边的树叶上传来沙沙的声音,有细小的水珠落在他们身上。他伸出一只手,手心里传来雨水凉凉的触感。

“下雨了。”

“Impervius(防雨防湿)。”Eduardo及时拿出魔杖对着他和Mark的斗篷念道,“至少保证我们回去的时候不会太狼狈。走吧Mark,我们回去正好赶上晚宴。”然后转身朝返回城堡的路走去。

“一下雨可就更冷了,真喜欢不起来苏格兰的天气……”Eduardo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Mark突然想起了博格特变成的摄魂怪靠近时他听见的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奇异的有些让人难过,他拨开斗篷上的兜帽,雨水在树林间发出沙沙的响声,落在他额头。

“开始下雨了。”他小声呢喃。

 

 

 

*来自原著《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第7章衣柜里 的博格特的描写

*来自原著《阿兹卡班的囚徒》第5章摄魂怪 的描写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罗斯福名言。在电影《阿兹卡班的囚徒》中,Lupin对Harry也说过这句话。

 

 

 

TBC

评论(4)
热度(27)
  1. ryeong无头女孩异闻录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