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M无差]Like Magic(HP Paro)

Warnings:

HP Paro混合同人,但不出现HP人物

尽量保持小甜饼风格

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彼此

 

“给你一分钟清醒,十分钟以后我在门口没有看到你,你就自己挤地铁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Daniel站在Mark床边凉飕飕的说。

Mark艰难的把扣在脸上的《进阶魔药制作》扒拉下来,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抱怨似的咕哝,在哥哥的催促下迎来三年级的第一天。

拜昨晚几乎通宵点着荧光闪烁看书所赐,直到Daniel把车开到国王十字车站,Mark仍看起来一副随时随地要睡过去的样子,并且——谢天谢地的——没有和Daniel进行日常对彼此的言语攻击。为此,尽管Daniel的眼神看起来像是非常想把他的魔杖塞进Mark的鼻孔,然后冲着他的脑袋来上整整一打美容咒语以期挽救弟弟不可救药的乱糟糟的卷毛,但还是帮Mark搬下了行李,两人一起穿过墙进入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和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一样,站台上挤满了前来送行的家长和即将迎来新学期的学生,Mark推着他的行李艰难的在人群中移动,想着下一年开学或许应该让Daniel开车把自己直接送到 霍格沃茨去,他是个傲罗,肯定知道怎么避开打人柳。否则Daniel就太没用了。

“只有在车站挤得痛不欲生的时候我才会感谢我已经毕业了,说真的,他们就从来没想过向麻瓜们学习一点现代科技吗?”

“那你不如对着纯血们来一个阿瓦达。”

“如果我对着所有的纯血们来一个阿瓦达,Mark,你绝对会用勺子捅穿我的脖子的。”Daniel微妙地说。

Mark撇了撇嘴角,看着他哥哥,正打算说点什么作为回击的时候,他们身后突然传来另一个声音,带着点葡萄牙口音的英语,听起来像是和永远阴沉多雨的伦敦截然不同的地中海的阳光。

“嘿,我不是有意要听见的,不过作为开学第一天,这样的话题不会太血腥了吗?”

Mark转过身,就看见了Eduardo蜂蜜色的眼睛和一个大大的微笑的表情。他穿着斯莱特林的学院长袍,在众多还身着便装的同校生之间显得有点过于正式,不过就像每一个认识他的人所评价的那样,看着那双斑比眼睛,谁还会在乎呢?

“hi,Edu。”Daniel率先打了个招呼,Eduardo笑着回应了他。

“hi,Wardo。”Mark的嘴角上扬了一个明显的弧度。

Eduardo走过来和Mark拥抱了一下,“真高兴见到你,Mark。”Mark轻轻地回抱了一下Eduaro。

“咳,”Daniel假咳了一声,“你们刚刚有没有看见一只穿着马甲的兔子提着钟跑过去,孩子们?”

“所以你在傲罗的工作是在街头从魔术帽里抓出兔子吗?”Mark鄙夷的看着Daniel,“何况你就比我大五岁而已。”

“就算是五秒我也能叫你孩子。 何况五年。”
“就算没有爱丽丝的兔子,再不走我们也要迟到啦。”Eduardo及时的拉住Mark往三年级的车厢走去,终止了这场兄弟间的针锋相对。“圣诞节再见Daniel!”

Daniel挥挥手,消失在墙另一边。霍格沃茨特快发出长长的一声嗡鸣,喷着白烟驶出站台。

 

 分院仪式开始前,Mark在拉文克劳的长桌边见到了Chris和Dustin,Eduardo回到了斯莱特林长桌,看见Mark进来,远远地冲他们招了招手。分院帽还在没完没了的唱歌,新生们焦虑又紧张,老生们百无聊赖,Chris和Dustin在打赌今年会出现多少个分院难题,Mark拒绝参与其中,指尖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打,因为他自己曾经就是分院难题中的一个。

 

感谢Daniel的入学教育,在亲自翻阅《霍格沃茨,一段校史》来求证分院仪式并不需要和巨怪搏斗后,一年级的Mark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紧张的,而且他对自己会被分配到哪里其实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如果说唯一有什么Mark没有想到的话,就是Saverin家的儿子Eduardo,那个在大厅前的人群里悄悄地向他做自我介绍并伸出手来的同级生。他站在台阶下,微微仰起头笑着看着Mark,城堡里点起的烛火在那双大大的蜂蜜色的眼睛里映出轻轻摇晃的光,“hi,我是Eduardo Saverin。”

鬼使神差地,Mark握住了伸向他的手,“Mark Zuckberg。Wardo,我能这样叫你吗?”

“当然,Mark。”

 

Eduardo的分院在Mark之前,作为古老的纯血家族Saverin的继承人,分院帽在刚刚碰到他梳理整齐的头发,就高喊出了斯莱特林。

“至于你,嗯……很难,你有对权力的野心,渴望证明你自己……”分院帽在Mark头顶轻声说道。

“拉文克劳。”Mark毫不犹豫。

“拉文克劳?你确定了吗?嗯……不过拉文克劳也很适合你,聪明的小脑袋瓜,你应当在那里得到你想要的。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分院帽喊出那个名字,“拉文克劳!”

Mark轻轻舒了口气,其实还是会有点紧张。他跳下凳子,看了看大厅上悬挂的每个学院的旗帜,只有蓝色和青铜色的那一面旗是如此清晰*, Eduardo在斯莱特林长桌边远远地向他招了招手,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向那个为他响起掌声的长桌走过去。

 

晚宴结束后,级长们先一步带着一年级的新生返回各自寝室的所在地,而高年级生们则落在后面继续晚宴上的话题,Eduardo离开斯莱特林长桌,在大厅门口等到了要返回拉文克劳的Mark他们,拥抱过Chris和Dustin后,Eduardo从长袍中取出一个龙皮口袋。

“你暑假写给我的信里提到过你想查阅一些罕见的魔药处方成分,我在家里的图书馆找到了这个,希望你用的上。”Eduardo把龙皮口袋递给Mark,“无痕伸缩咒,你知道的,还是以前那样。”

Mark接过口袋,“谢了,Wardo。”

“唯一的交换条件……”

“不超过熄灯时间。”

“但愿如此。”wardo无奈的笑了笑,“如果明天上课再让我看到过度使用容光焕发咒的痕迹,你就再也不要指望我帮你找书了。”

“除了Daniel,没人会对美容咒上瘾的。”

“那就明天早课见了。晚安好梦。”

“明早见。晚安。”

他们互相告别后,分别向拉文克劳塔楼和斯莱特林地窖走去。很不幸的是,这天正好是周五,楼梯正沉重的转向不同的方向,偶尔还会有台阶突然消失,因而他们花了比往常更长的时间才回到塔楼,画像们彼此间相互访问,有的对着新生们窃窃私语,这都让Mark觉得有点犯困。回到寝室后,他打开Wardo给他的龙皮口袋,取出那本厚重的能做枕头的书,放下深蓝色的幔帐,在被子里点起荧光闪烁读了起来,但不久后就因为倦意而难以为继。在步入睡梦前,他又想起了分院仪式,对每个霍格沃茨的学生来说,分院仪式都是一个无比重要的起点。

然而那也不是太值得紧张,Mark枕着书模模糊糊的想,反正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有很多课要一起上。

 

 

*Mark本人有红绿色盲,所以我猜斯莱特林、格兰芬多和赫夫帕夫的主色调在Mark眼里没什么区别。

 

 

TB不知道有没有C

 

评论(6)
热度(30)
  1. 挼叶无头女孩异闻录 转载了此文字
  2. ryeong无头女孩异闻录 转载了此文字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