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个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这句话出现在赵云澜在大封石里看到的记忆当中,是真实发生过的。说出这句话的是昆仑本人,他看着女娲神农构筑起大封和轮回,而后殒身,又以己身化为镇魂灯,守护大不敬之地的封印,更重要的是,这时候古圣人们其实也不知道轮回是否能成,在不知前路不知结局的情况下仍旧能够舍命一博,这才是真正的肯以身殉道的大神圣,只是那时在昆仑身边的小鬼王却不懂,他只是因为留不住喜欢的人而痛苦万分。因此在这之前,也就是赵云澜第一次的看到的沈巍修改过的记忆,那个天雷加身也不肯低头的昆仑君,其实是沈巍心底那个千年不改的小鬼王自己,是漫长的时光里的执念,是当年留不住昆仑的痛苦,是他内心最咬牙切齿的对参不透的天命的恨意和反抗。但是在结尾处,沈巍明明可以让赵云澜陪他一起死,甚至可以任天地毁灭,但最终机关算尽却放了手,费尽心思却亲手把人推开,自己飞身投进镇魂灯点燃的大火,这个时候才终于参透了何所谓不死不灭不成神,明白了昆仑他们所谓的命运。
这一句话是先圣之所以为神的理由,也是赵云澜和沈巍之间最深的牵绊,它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它是镇魂让人念念不忘的回响。

评论
热度(6)

© 无头女孩异闻录 | Powered by LOFTER